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拒絕宮鬥,全皇朝爆寵錦鯉小公主 泡芙不加奶酪餡-第四十一章:七皇子讀書

拒絕宮鬥,全皇朝爆寵錦鯉小公主
小說推薦拒絕宮鬥,全皇朝爆寵錦鯉小公主拒绝宫斗,全皇朝爆宠锦鲤小公主
有喜公公得了命令之后,也赶忙带着人去了御膳房。他在宫中这么多年,看尽人来人往,世事炎凉,对于李嫔的下场,他也没有觉得半分惋惜,只有四个字咎由自取罢了。
本是一次开心和乐的晚膳,就因为这样一个事情,众人皆觉得有些疲累。龙启怒不可遏,下了旨意之后,安抚了舒湛几句便先赶回养心殿处理政务了。
等冷静下来之后,舒湛颇有劫后余生之感,刚刚就差一点,她就要将那碗被下了毒的汤水喝下去了。
真是上天护佑。
龙启离开之后,龙玄炽也自觉不便多留,拉过龙连理说了几句便行礼退下了。舒湛也觉心累,她在后宫中不争不抢这么多年,可没想到,她从无害人之心却时刻被人惦记着想要某她性命。可既然已经进了宫,即便她对这些权势名利全不在乎,可终究也由不得她。
“理理。”
“母妃,理理在。”龙连理亲昵的抱着她,将自己的脸枕在舒湛的肩上,刚刚若是她没有及时察觉,只怕母妃现在就凶多吉少了。此时的龙连理颇有些失而复得之感。
舒湛轻轻地将她拉开,摸了摸她的脸,“母妃有些累了,理理自己先回寝宫去,好不好?”
龙连理乖巧的点了点头,“那母妃先休息吧,理理明天再来。”
她行礼告退之后,顾寒墨也跟着她一同走出去了。见龙连理闷闷不乐,他心中也不好受。
二人就这么走着,很快就到了龙连理的寝宫。
龙连理抬起头,“寒墨哥哥,理理到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顾寒墨就这么凝望着她,随后抿了抿唇,“不知道殿下明日是否有空闲,寒墨近日新得了个新奇的玩意儿,殿下若是觉得有趣,明日寒墨可以陪殿下一同赏玩。”
龙连理一下子就被他勾起了好奇心,偏偏顾寒墨还没有将此物的庐山真面目全然解释清楚。
“有空,有空,那理理明日就去找寒墨哥哥,寒墨哥哥可不能理理。”
桃之味
“这是自然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既然寒墨已经答应了十二殿下,自然会守约。”
夜幕四合,秀嬷嬷服侍了龙连理梳洗之后便关门退下了。因为顾寒墨的承诺,对于明日之事,龙连理满怀着欣喜与期待,闭上眼后很快就熟睡了。
日光透过小窗钻进床帐的时候龙连理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。
“秀嬷嬷。”一睁眼,龙连理便记起了昨日顾寒墨答应过她的事情,也不愿在床榻之上多加逗留,很快就起来了。
“十二殿下今日怎么这样高兴?”秀嬷嬷透过铜镜瞧着龙连理一脸美滋滋的模样,也忍不住的问了一句。
“嬷嬷怎么忘记了?昨日寒墨哥哥可答应了理理,要给理理看个有意思的东西呢!”
秀嬷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看,奴婢这都老糊涂了,差点就将这事给忘了。”
因为心中存着好奇,也没等顾寒墨约着商量个时辰,用过早膳之后,龙连理便主动去找他了。
此刻顾寒墨正在殿内。瞧着殿外的动静,暗卫也不由得朝外看了一眼,随后回过头来等着他的吩咐。今日不巧,临时突发的事端,暗卫迫不得已带着一些机密文件进宫等着顾寒墨亲自处理。
“秀嬷嬷,你走快些呀!”
听着这动静,顾寒墨很快就意识到,原来这外头是龙连理过来了。想起昨日对她的承诺,他忽然就觉得有些为难。可事情紧急,他也只能先失约了。
“你先走,去老地方等,等我引开她之后自会过去寻你。”
“是,主上。”
顾寒墨从窗外翻了出去,龙连理将门推开之后,却发现里头空无一人。等到她听见外头动静的时候,一回过头,顾寒墨便正巧从眼前走过,只不过一个转角,他又很快便没了踪影。
“寒墨哥哥。”见他步履匆匆,龙连理连忙喊了一声,可还是没能叫住他。
随后,她便提着裙摆,寻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“寒墨哥哥,你等等理理呀!”
我决定不再视而不见
顾寒墨绕了一圈,见她的身影已经渐渐走远,他才慢慢的从角落中走了出来。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他才面无表情的离去。
顾寒墨推开门进去,“把你所说的机密文件拿出来吧。”
六界行者
“是,主上。”
……
龙连理坚信自己并没有看错,明明寒墨哥哥就是向那边走过去的,可等她带着秀嬷嬷跑过去时,却发现根本就寻不着他的人影了。
只是她不知道的是,就在她追过去的时候,她便已经离顾寒墨越来越远了。
龙连理慌慌张张也未多加思虑,急着要追上寒墨哥哥,可如今再停下来之时,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了。
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座从未见过的宫殿。
龙连理略有犹豫的还是开门走了进去,找了半天也依然不见一个人影。就在她准备要转身离去之时,忽然窗边一阵风吹来,将书案上的一幅画也吹了落到了地上。
她被声音吸引住了,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,捡起那副画,可下一刻,她却愣在了原地,这画上画的明明就是她。
正等她准备再仔细看看的时候,从内殿不知何时竟出来了一位少年,瞧着是要比她大几岁的模样。
龙连理张了张嘴正准备问上一句,可二人只是对视了这么一会儿,他便已准备向门口跑去。
龙连理动作倒是比他快一点,及时拦在了他的面前。少年看着她手上拿着的那幅画,愣愣地瞪着她,“你为什么要偷我的画?道歉。”
龙连理有些没反应过来,但下一瞬,他便忽然冲过来,十分暴躁的将那幅画撕成了碎片,随后推了她一把,便要向殿外跑去。
她转过身,见他未走几步就撞进了姜贵人的怀里。
秀嬷嬷行礼道:“参见姜贵人,参见七皇子。”
龙连理望过去,心底有丝丝诧异,原来他竟是七皇子。也是她糊涂了,竟然忘记去问一问秀嬷嬷,她在宫中这么多年,这些事情总比她知道的清楚明白些。